闺蜜群名称搞笑奇葩

2023年11月25日 陈校长 阅读(2)

微信群或者是QQ群已经成为了很多人生活工作的交流圈子,,在群里大家可以自由畅谈,,如果你也想创立自己的群,,首先是需要给自己的群起一个好听的群名称。

有创意的群名称霸气搞笑的群名

“无意发现妈妈的聊天群,群名尺度让我汗颜…”

01

对我说这句话的人怎么现在还没出现啊!

我已经等你很久了!

02

这是回到了古代的科举考试了吗

这样子你吃的再多也没人知道了哈哈!

03

有钱人才配说生活,

我们这只是生存!

我们只是在食物链底端挣扎罢了!

04

我好像知道点什么了,

哈哈哈哈真心酸!

现在都是以罩杯来辨别年龄了吗!

05

老妈今天对我说了一句话,让我后背发冷!

怎么感觉她今天有点恐怖啊!

应该是出人头地吧!哈哈哈

06

这两只熊或许也是我们小时候的真实写照吧。

或许我们也是时候长大了!

07

让我来把你们这些病毒通通吃掉!

这样疫情就会快快好起来了!

08

这饮料越喝越上瘾!感觉自己又年轻了几十岁!

不说了,有点上头哈哈哈!

09

以后吃完的花生,壳不要丢

还有这种用法,你学到了吗哈哈哈

10

钱不是万能的,但没有钱却是万万不能的!

话说,没钱可以谈恋爱吗

11

无意中发现了妈妈和闺蜜的聊天群

群名尺度让我汗颜啊!

不愧是老司机哈哈哈哈哈哈!

好了,今天的图片和段子就分享到这里啦

喜欢的帅哥美女记得点赞和关注哦

最后为大家送上日常福利!请叫我良心小编!

相亲还有“杀猪盘”!大龄女青年脱单有多难:有人被骗6万“吃黄连”有人遇婚托白费钱

春节即将至,又到催婚时。

本报1月6日刊发的《公益红娘叫“知秋”》一文引发广泛关注,公益红娘“知秋姐姐”张雯萍当天一大早就接到大量读者发来的求助信息,要求添加微信、询问电话。其中,读者孟女士还专门拨打本报新闻热线96663反映自己42岁的外甥女还没有结婚,呼吁社会关注大龄单身女青年这个群体。

这些女青年不乏条件优秀者,到底是什么耽误了她们的婚恋呢记者采访了几个典型事例,她们的相亲经历可谓曲折,甚至一路陷阱重重……

遭遇

怕家人担心,女子被骗6万选择沉默

都说30岁是个门槛,但随着社会进步,这种“社会时钟”也在延长。赵婷(化名)是青岛某高校的学生辅导员,今年30岁,研究生学历。

刚毕业的时候,赵婷不着急找对象,家里人给她安排相亲,她也比较抵触,总觉得不太好意思,于是先以工作为重,参加各种公务员事业编考试。在这个过程中,家中亲戚朋友不停地给赵婷介绍单身男士,赵婷迫于无法拒绝好意,便互加微信聊天见面,在三年的时间里,赵婷起码见过10位男士。“要么学历不相符,要么工作差别大,要么就是眼缘不对……”赵婷讲出了自己的苦恼。

“年龄越大越不吃香,男的都喜欢找年轻一点的。”赵婷分析,自己就像个商品一样,被人摆在货架上,但是由于年龄问题,被移出了货架的最佳位置。随着年龄增长位置会不断变化,直到年龄再大一些,可能就被搬离货架了。在赵婷身边,有不少这样的高学历、高收入、高颜值的女青年,她们会愤愤不平,但也有人接受自己的现状,还有一些人遭遇过被套路的经历。

“我们是通过微信群认识的,跟刘先生出来一起吃过饭,之后便经常在微信上聊天,认识不到三个月,他送过我两次礼物,不算是太贵重,也将近一千块。有一天晚上聊天的时候,他说微信绑定的银行卡丢了挂失了,给着急用钱的哥们帮忙,于是跟我借了5000块钱,没过两天就把钱还给我了。”赵婷说,刘先生在微信上如数归还她之后,她开始信任刘先生,没过一个月,刘先生又跟她借钱,以微信转账限额为由,借了10000块钱。没过两个周,刘先生转给赵婷12000块钱,还发语音给赵婷,表示2000块钱是利息。这一次,彻底让赵婷放下了戒备心。由于两人正谈得火热,赵婷没当回事,第三次,刘先生又以着急给工人转工钱为由,从赵婷那里借走了60000块钱。起初刘先生跟赵婷还是正常联系,约赵婷出来吃饭看电影,可没过两个月,刘先生失联了。

“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很多人被相亲对象欺骗后,没有去报案的。你想想,本身找对象谈成了还好,告诉大家欢天喜地,如果再报案,父母长辈老人都知道了,岂不是全家要炸锅”赵婷说,为此自己默默吃了这个“黄连”,买了个教训,没让父母知道。

赵婷也清楚自己的处境,越往后越被动,而自己又不想放弃遇到理想伴侣的梦想。赵婷直言,与身边人的父母催婚相比,她妈妈对她还算是比较理解,“但是我爸非常着急,因为他也要面子。”像赵婷这样的大龄单身女青年不在少数,据公益红娘张雯萍介绍,很多单身女青年特别优秀,择偶要求也比较高,所以在等一个合适的人。

“现在就是工作嘛,谋好生再谋爱,在遇到合适的人之前,我就想把工作做好。”因为有过找工作、考公的辛酸经历,所以赵婷更懂得珍惜现在来之不易的工作。在她眼中,已经耗不起太多纠错成本,日积月累,不断学习,这是安身立命之本。找不到合适的男人可以不结婚,但绝对不能没有工作,没有钱。还是那句老话,没有爱,那至少要有钱。

“婚姻也许需要缘分,但工作真的最需要的是努力和认真。前者可遇不可求,后者显然是可以努力为之奋斗的。”赵婷说,她现在把大多数时间放在工作上,但是寻求有缘人,也是她的“任务”,自始至终,赵婷都对美好的婚姻生活抱有希望。

幕后

身份验证难保真,婚恋也有“杀猪盘”

有一位姑娘,经过相亲认识一男子,计划要结婚了,男方突然提出来要借50万元使用,拿去投资,结合我个人经历,我就觉得是有问题的。”赵婷说,这位在相亲群中认识的妹妹,最终没有给对方打50万元,两人也分道扬镳了。

“婚恋市场鱼龙混杂,这些单身男女青年是十分被动的,甚至有些时候我们也无法百分之百保证信息全部真实。”从事婚介服务十余年的红娘王丽说出了无奈,因为很难得到真实身份的验证,比如学历、车房、收入……这些展示的个人信息都会有伪造的可能。曾经有一位男士是婚内出轨离婚,还有一个儿子,结果隐瞒婚育史,以未婚单身的身份要求加入相亲群,参加线下相亲活动,结果被前妻闺蜜发现,才避免单身女青年被骗。

“中介给介绍一个单身青年,两个人谈着挺好的,可过了一段时间,中介说给介绍个更年轻的,让我外甥女跟那个男的散了,然后就不了了之了,有头没尾。”说起找婚介介绍相亲,给本报新闻热线96663来电的孟女士也是一番苦水,家中42岁的外甥女至今未婚,孟女士的姐姐很着急,各种方法想遍了,还是没有进展。

记者了解到,不同婚介的收费方式不同,婚介红娘也会有各种介绍相亲对象的形式,比如针对会员与非会员,开发潜在客户与非潜在客户,小到29.9块钱的入群费,200块钱的基础活动费,多到49800块钱的高端入会费。

记者询问了几家岛城婚介机构,了解到他们的客户大部分是父母给孩子代报名购买的婚介服务。上万的套餐一般是有一定的服务周期,比如半年或者是一年,根据会员套餐不同,在有效期内为会员介绍4到12位优质相亲对象。这些优质单身都是“三高“,比如“高学历、高收入、高家庭”。无论是单身青年,还是父母,确实会很“心动”,据岛城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介绍,很多婚介介绍的相亲对象都是包装好的婚托。见面以后,跟对方表示有共同话题,回去通过微信聊天,经过一段时间后,就会以不合适为由不再联系。但是在婚介记录上,是完成了一定量的服务。婚托每次见面收入在200元到500元之间,当会员想要退费时就难了,有相亲网站甚至高达30%的违约金,这就成了“局中局”。

据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介绍,个别不良婚介机构也会组“杀猪盘”,比如先介绍相亲对象认识,然后双方熟识一段时间后,产生好感,充分获取对方信任,在交往期间婚托以投资理财,投资股票等高收益方式,向对方推荐购买,骗取钱财。因此,一定要选择正规的婚介机构,看清服务条款再签合同交费。

“还有一类人,不骗钱但骗色,这类人也是需要警惕。”据红娘王丽介绍,有个别男士加入单身青年群后,不参加集体活动,从群中私下加人,单独私聊约见单身女青年,第一次见面就动手动脚。对于这些能够预知到的隐性风险,王丽经常提醒单身女青年。

“一定不要和相亲对象产生经济利益,这也是我一直劝告单身孩子们的。”据公益红娘张雯萍介绍,第一次借还,第二次借还,第三次人失踪了,这种骗财手段特别常见,小到几千,大到上万,为此一定要把自己的钱看好。

苦衷

原生家庭影响深,恐婚背后有原因

今年已经38岁的李萌(化名),老家烟台,本科学历,在青岛从事外贸工作。2006年毕业,在北京工作过两年,2008年来到青岛,当时有过一段恋爱经历,由于受到男方父母影响,李萌选择了分手。

26岁时,无依无靠,一个人在陌生的城市工作生活,李萌平时缺乏有效交友信息。在青岛,她只认识一位老家亲戚,老家亲戚给她介绍了两位男士认识,都不适合,李萌比较抗拒“相亲”这个事情,只好暂停了脚步。

在记者看来,李萌长相姣好。但“你怎么长得这么丑”,母亲的话给童年的李萌留下了很深的心理阴影。李萌还有一个弟弟,从小到大,在她的感受中,父母比较重男轻女,给弟弟买房买车结婚,却极少关心李萌在另一个陌生的城市生活得如何。李萌的母亲催她找对象,她也为此恼火。

单身越长时间的人,反而会更加难以脱单。感受到恋爱结果的不受掌控之后,李萌产生了“不如把这些时间、精力投入在别的地方”的想法。30岁到35岁之间,她把找对象这个事情“放下”了,在工作之余学习绘画、吉他、制作咖啡,通过各种方式给自己疗伤。一个偶然的机会,李萌接垂朊廴好聘阈ζ孑猊到心理老师,谈及抑郁症这个话题,对方根据她的心理状况给出了科学的分析,为了提升自己,李萌便去学习了心理学。

“被捅了一刀,伤口好了还是疼”,这种不信任感会影响李萌去认识新的男士。据李萌介绍,母亲曾在老家找婚介给她介绍相亲对象,李萌无法拒绝母亲的心意,于是回到老家跟婚介推荐的王先生见面。见面之后,双方感觉都不错,交往了一段时间。李萌好奇,王先生的月工资都不够还贷的费用,如何经得住每月花销呢王先生告诉李萌,类似于给股票刷单,通过一个软件,自己每天晚上在上面点击就能挣二三百块钱,对方提议李萌也下载,说一个月挣五六千绰绰有余。在王先生的热情邀约下,李萌开始下载软件,但是由于注册不上,便随手发给了做证券工作的朋友询问,朋友一看,是骗子软件,提醒她千万不要操作。

李萌一下子反应过来,王先生还跟自己要过身份证号、银行卡号、手机验证码等信息,明显地套取个人信息。为了弄清缘由,李萌找到警察询问,警察直接提醒,要有反诈骗意识。

李萌转头一想,会不会有很多像她这样的女士被骗呢于是她找到婚介机构好心提醒,结果婚介工作人员坚持不承认自己推荐的相亲对象有问题,还埋怨李萌随便查对方。值得庆幸的是,那一次,李萌没有被骗钱骗色,但是已经在无形之中被“捅”了一刀,让她失去了对相亲对象的信任感。就这样,从24岁到26岁,从30岁到现在的38岁。尽管当下,李萌已经有了全新的生活,但过去那些关于爱与安全的感受依然影响着她的人际关系。

“即便是我已经38岁了,面临着颜值下降,生育能力下降等问题,但是还是无法将就,婚姻要基于相互喜欢认可的,即便没有房,没有车,但是双方也要有个共同目标,奔着它去。”李萌说,“我见过那些来接孩子放学的家长,通过他们的谈吐,便能体现一个家庭的幸福。”为了打发空闲时间,李萌晚上会在一家少儿英语培训机构做兼职助教,她经常观察那些优秀孩子的家长,说话得体,乐于陪伴孩子。李萌也憧憬有一个真正属于自己的家。

建议

摆脱相亲恐惧心理,扩大社交圈子

随着对单身生活的习惯,有些人因为自由、没有限制豆朊廴好聘阈ζ孑怿热爱单身,32岁的刘芸便是其中之一。“我需要时间缓解,很享受现在的单身生活,也在等待合适的人再次出现。”刘芸是一名小学教师,在朋友的介绍下,开始接受相亲。刘芸见过三位相亲男士,但都无果。刘芸的母亲也给刘芸张罗相亲,她每次都很认真对待,用心地打扮自己。

“虽然我也是35岁才结婚,但是幸福没有迟到。”宝妈乐乐今年37岁了,经人介绍认识了丈夫李先生,两人现在有一个一岁半的儿子,提起来相亲恋爱的经历,乐乐也有自己独到的收获。“不要拒绝周围亲朋好友的相亲介绍。见面试试看,如果不合适,那也就是多了次相亲经验,没有必要气馁或者是自卑,多多参加一些社交活动,不局限在自己的小圈子里总会有收获。一定要善于沟通,学会交流,吵架冷战对于感情没有任何帮助,出现问题要解决。”

一边要照顾子女情绪,一边要为他们寻求方法,很多父母焦头烂额。“无论观念如何更新,我们都希望子女有一个终身陪伴的好伴侣,经济条件这是客观因素,但不是决定因素。”62岁的王女士为了闺女找对象,经常参加各种相亲会,比上班都准时,每到周末就给闺女安排见面。在她眼中,闺女颜值高,收入好,工作稳定,要有一个足够优秀的男士才能配得上闺女,但多场相亲会下来,她发现高学历、高收入并不是吸引男性的核心优势。

公益红娘张雯萍认为,大龄单身男青年不在少数,很多人都会用看似合理的外因维护自己的自尊。毕竟,对许多人来说,接受“我努力了也不过如此”这件事,才是最困难的。盲目地将原因归结为经济可能是在人为地给自身脱单增加障碍。生活从来不容易,爱情更需要努力。与其盲目地躲在自我孤立和对爱的恐惧的状态中,陷入单身魔咒,还不如找出自己单身的原因,努力去改变调整自己,改变生活方式,扩大社交圈子,相信会找到自己的另一半。

“现在社会包容度很高,很尊重大龄女青年的选择,这也是社会进步的一种表现。”李萌说,自己35岁的时候,有人问她孩子几岁了,自己没结婚,对方会比较诧异,但是现在38岁没有结婚,别人也没有过多好奇,反而会有很多欣赏。

“不是有句话说,要吻一百只癞蛤蟆才能吻到青蛙王子嘛,那我就继续试试。”赵婷自我解嘲道。(文/半岛全媒体首席记者钟迎雪)

来源:大众报业·半岛网-半岛都市报

张庭夫妇的微商帝国即将坍塌,代理撤下了朋友圈明星合照

记者|赵晓娟韦香惠

编辑|许悦

娜娜慌了。

娜娜的真名叫敖娜。2021年12月31日,她悄悄更改了朋友圈背景,换掉了她与张庭、她与林瑞阳的合影,也抹去了自己“江西宜春煜琳电子商务有限公司董事长、80后创业典范、全国激活人数第一公司”等头衔的介绍,而是更改为只有儿子生活照的背景。

但有客户或者下线代理问起,她都甩出一张截图,这个截图来自一个460多人的微信群,其中一个名为海燕的TST员工说,公司运营一切正常,“相信大哥会和政府好好沟通,处理好现在的问题,正常互动,正常运营就是最好的回复……相信大哥,危机也是转机”。

大哥是林瑞阳,他与同为影视剧演员的妻子张庭于2013年创立了微商品牌“TST庭秘密”(TIN’SECRET),产品以面膜、水乳等护肤品为主,此外还有胶原蛋白饮料等食品产品,在销售方式上,他们以微商、发展层级代理多模式构建这一帝国。

敖娜是比较早的创始人之一,创始人在TST指的是一定级别的代理,在2016年前后,国内的微商环境已经成熟,通过朋友圈购物的形式虽然被一部分人嫌弃,但被另一部分受众接受。

张云就是这时候接触到TST产品。

2016年,由于孩子上过同一家早教班,浙江人张云通过朋友加了敖娜的微信,朋友正是敖娜发展的代理。开通会员后,朋友鼓励张云做TST代理,并教她如何使用系统,核算工资等新人需要的技能。

张云没有拒绝,因为“明星也在用,不用花一分钱,如果销售出去就有返点,销售越多返点越高”。但她尝试着在朋友圈发了一段时间,又不好意思轮番打扰亲朋好友,同时发现叫她加入TST的朋友也是类似的情况,并不缺钱的她发现这种0投入的生意并不好赚钱,随后很快放弃并退群,囤在手里的产品基本就自用了,但她经常看到敖娜发朋友圈,不是去澳门就是坐邮轮,还能与张庭、林瑞阳在视频里互动,张云猜她“应该是赚钱了”。

但张云错了。“只要买2万元货,就可以去澳门,不过得自己出路费和住宿。”去过澳门的李琳也是创始人级别,她告诉界面新闻,并不是每个创始人都能不停赚钱。

2016年开始做TST庭秘密的李琳,在2020年放弃了这一“事业”。明星创始人和高额返利模式是所有人加入TST的的动力,只要每个月完成10万元的销售任务,就可以一直把雪球滚下去,但也是最终让他们放弃的根源。

“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李琳告诉界面新闻,自己3000多名代理就是这么发展起来的。

早期自己并没有赚钱,被上线告知只有创始人才能月入数万元。为此她花了2个月时间疯狂开卡(发展下线即为开卡),甚至虚构转账记录吸引新代理,开到100个人的会员就可以创始人,但这还不够,需要销售业绩达10万元,但当时自己做了2万元,上线建议自己囤货,创始人还可以“世袭”,还可以获得公司原始股份。花了4个月时间囤了30万元多货,并通过逐级审批,李琳终于拿到了创始人资格。

创始人每个月都要参与考核,为了保持每个月销售10万的业绩,李琳还在参加线下活动时,排队到凌晨两点去和老板合影。李琳告诉界面新闻,跟林瑞阳合影门槛比较低,买2万元的货就可以,跟张庭合影,得需要百万元级的业绩。为了给潜在代理一种“跟老板经常合影的人一定级别更高”的感觉,创始人们必须造势。因为这一逻辑就是,发展新会员“靠零售累死也赚不到钱,拼命拉人才是根本”。

和李琳一样的创始人2020年就发展到好几千人,微信分为“创1”“创2”“创3”3个大群,此外还有百万和千万级别的创始人群。在这个群里才能看到老板娘(张庭)微信。而创始人群里的日常,就是晒单、分享业绩、产品打卡。

但她囤的货经常卖不掉,就在朋友圈或者拼多多等平台低价处理,TST的上线并不关心她如何处理货品,考核的方式只有销售额。到2020年,她终于坚持不下去了,放弃了创始人资格。

这听上去和普通的微商区别并不大,但明星创始人、自带明星光环的加持让TST庭秘密比其他微商公司存活时间更久、发展得更庞大。

公开资料显示,张庭不仅自身代言TST,还发展了一众明星朋友为他们站台,甚至入股成立合资公司。在2014年,范冰冰、刘涛就曾发微博,帮张庭宣传使用活酵母面膜的图片,同一年,徐峥、陶虹夫妇则直接在微博与张庭、@庭秘密互动,此后这两对夫妇还深度捆绑。

例如近几年,短视频、直播平台火起,张庭和陶虹经常以闺蜜形式在短视频和直播平台一起出镜,拍闺蜜视频之外,更一同直播带货。

此外,2018年前后,林志玲、罗志祥、明道、汪东城等明星均为该品牌站台。2019年,TST还特约赞助了综艺界面《极限挑战》。

明星光环,即便是TST庭秘密产品质量一直饱受争议,自2017年开始就不断有消费者投诉其产品“烂脸”,但TST庭秘密在解决这类客诉问题时,都采用无比强势的营销话术,让用户相信这是“正常的排毒现象”,不容辩解的程度堪比PUA,美容顾问甚至都反问:明星用起来没问题,创始人和上千人代理用都没问题,你有问题一定出在自己的脸上。

李琳也提及到这一点,她告诉界面新闻,经常有人过敏,过敏就是排毒。“话术我们都会,就说她原来用的化妆品都含铅含汞含激素,我们的产品才是让皮肤把之前积累的毒素排除。让你两天拍一瓶水,再进行乳液灌肤。如果有红血丝,还得上精华。目的都是为了加速产品消耗。”

实际上,这些客诉此起彼伏,但在大把的人骂完骗子后弃用了TST,仍然有新的大把的人冒出来,成为下一茬韭菜。关键还是明星夫妇营造的造富神话。

2018年,TST庭秘密母公司达尔威曾纳税高达12.6亿元,因此还上了热搜。

此外,参加多种捐款活动,给张庭夫妇披上了慈善的外衣。今年7月,张庭夫妇向河南捐助500万元抗洪救灾款,被代理们在各大平台转发。

真正让张庭夫妇躲不过去的,是TST庭秘密涉嫌传销的事实。

2021年12月28日,石家庄市裕华区市场监督管理局致李旭反传销团队的查证函,将张庭夫妇的TST庭秘密进行了“传销”实锤。

查证函称,上海达尔威贸易有限公司(“TST庭秘密”运营主体)涉嫌利用网络从事传销活动,依据《禁止传销条例》,该局于2021年6月5日对达尔威涉嫌传销立案调查。

庭秘密在2021年12月29日凌晨通过其官方微博“TST”表示,上海达尔威是一家合法经营的公司,自成立以来始终遵从政府指导,坚持合法经营,依法纳税。“目前公司运营一切正常,公司将积极配合相关部门工作。”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告诉界面新闻,TST的销售模式,看似是消费2500元就可以变为代理,但实际这种转变,是消费者转为销售的过程。更为关键的是,复杂的返点和计酬方式,在层级代理的体系之下,并非简单的返利方式,很可能用提成、教育基金等方式来掩盖层级关系。

就他分析,从目前看,张庭夫妇公司被查,主要涉及《禁止传销条例》,一旦查实传销行为,按照《禁止传销条例》会被冻结公司财产,对其进行高额处罚。如果性质严重,还可能涉及刑法中的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进入财务审计阶段,说明问题比较大,这个过程就是调查实际交易金额有多大、涉及人员和层级有多少等,如果调查发现实际销售产品非常少、但交易金额却非常大,那就很可能是传销。”朱巍表示,他们被定性传销的可能性目前非常大,接下来可能就涉不涉刑的问题。

随着张庭夫妇的公司被查,陶虹、张庭这对闺蜜的亲密关系在今年11月下旬也出现了变化,陶虹退出上海淘不庭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股东。该公司成立于2020年7月,张庭夫妇为该公司高级管理人员。2021年7月,该公司名称由“陶不庭”变更为“淘不庭”。不过,陶虹依然是上海达尔威贸易有限公司的股东。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李琳、张云为化名)

本文转载自互联网,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鲁匠教育网
欢迎访问鲁匠教育网平台,您可以在这里查找一切有关职业技术学校的相关资料及评论,也有很多培训教育专业机构的深入调查报告!
  • 文章139948
  • 评论2
  • 浏览15717298
鲁匠教育网 ICP备案号:蜀ICP备2022021241号-5